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8169.com >
家电市场要变天了?格力“易主”终尘埃落定铁算盘

发布日期:2019-10-29 17:06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10月28日晚间,格力集团函告公司,经评审委员会对参与本次公开征集的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确定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最终受让方。

  根据格力电器此前披露的方案,格力集团将转让所持格力电器9.0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转让价格由不低于45.67元/股调整为不低于44.17元/股,意向受让方需缴纳63亿元作为保证金,转让总金额不低于398亿元。

  在这场中国顶级资本的决战中,高瓴资本为何胜出?入局后,一向倡导“价值投资”的高瓴资本将为格力带来怎样的升级和转型?格力的一场混改后,中国家电市场又将产生怎样的变革?

  六个月以来,格力电器股权出售事件一直处于资本市场的线日格力电器公告称,控股股东格力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格力集团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可能将发生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受股权转让方案消息刺激,格力电器4月9日复牌逾130万手大单封死涨停,股价报51.93元,市值达3124亿元。公司所属的家电板块也随之受到提振,坐上涨幅榜的“头把交椅”。

  共有25家机构投资者参与此次见面会,包括百度、淡马锡控股、高瓴资本、厚朴投资、博裕资本等知名机构。

  然而,由于征集受让方条件苛刻(交付63亿元保证金,签约后5个工作日付40%,在办理股份户前付清全款等),在与会的25家机构中,最终仅有高瓴资本及厚朴投资两家报名。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9月,高瓴资本2019年投资数量28件,累计投资金额101.19亿元,厚朴投资2019年投资数量7件累计投资金额13.97亿元。

  “从外界来看,两家机构的路子完全不一样。”某PE机构合伙人孟川对投中网表示,“厚朴很会把握节奏,在二级市场很多快进快出的案子都很漂亮,而高瓴一贯以长期持有者身份著称。”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高瓴资本成立于2005年,投资覆盖TMT、消费零售、医疗健康、企业服务、能源与制造业等领域,投资案例包括百度、腾讯、京东、美团点评、滴滴出行、摩拜单车、药明康德、六开彩开奖现场报码112家社区医信达生物等。

  “近年来,高瓴资本对于成熟企业的参股型投资在弱化,收购的案例占大多数,对控股的倾向性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铁算盘,投资格力是个难得的好机会。”PE从业者吴颖对投中网分析称。

  同时,“这样的投资与张磊一直强调的价值投资契合度很高。”吴颖提到。

  高瓴资本曾对外解释称,所谓“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是相对于周期性思维和机会主义而言的,核心是反套利、反投机、反“零和”游戏、反博弈思维。

  “对服务实体经济来说,价值投资关键点在于,在敏锐洞察技术和产业变革趋势基础上,找到企业转型升级的可行路径,通过整合资源借助资本、人才、技术赋能,帮助企业形成可持续、难模仿的动态护城河,完成企业核心生产、管理和供应链系统的优化迭代。”高瓴资本表示。

  由此,孟川对投中网分析称,“高瓴资本在进行To C业务的产业链布局。无论是此前涉猎过的鞋业也好,药店也罢,最终都会走向产业的转型和升级,这次的电器也是一样。”

  首先,格力要求,受让方有助于促进上市公司持续发展,有能力为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协助上市公司提升产业竞争力。

  2017年7月,高瓴在成为百丽控股股东后,与百丽开启企业数字化转型。无论是构筑线上线下全渠道系统,还是利用科技创新重塑线下传统门店,借助数据化工具赋能百丽基层店员,高瓴资本的重心都是在推动百丽信息化、智能化的方向上探索。

  “同样是传统行业,同样是To C业务,高瓴这次即将对格力做出的升级和变革可以从百丽的案子中略知一二。”吴颖对投中网表示。

  其次,维护股权结构稳定性。买方购买股票后,锁定期不低于36个月,不得有影响上市公司股权结构稳定性的重大不利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转让条件中“36个月的锁定期”远超出了证监会所要求的12个月期限。由此可见,格力的初衷是寻找一位“长期稳定的持有者”,这与高瓴资本的投资风格相符。因此,可以预见的是,高瓴资本的入局将为混改后的格力股权的长期稳定打下基础。

  最后,格力要求,买方需承诺保持管理团队稳定,并提出维护管理层稳定的具体措施及未来与管理层合作的具体方案。

  数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高瓴资本的控股风格一向友好,对收购企业的原有管理团队包容性较高。”

  同时,高瓴资本自2016年一季度起便看好格力电器,买入4536万股,花费近8亿元,并一直持有至今。作为格力电器的第八大股东,高瓴资本在此次股权转让前持股比例为0.73%(仅次于持股0.74%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三年来,格力对于老股东高瓴资本的行事特征已有所掌握,“保持管理团队稳定对于高瓴资本来说,颇为顺理成章。”吴颖评论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9月6日,有媒体报道称高瓴资本的LP中出现了美的实控人何享健的名字。

  有知情人士对投中网表示,何享健的宁波美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美域”)其实是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高瓴天成二期基金”)的LP。高瓴天成二期基金即高瓴资本人民币二期基金,通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系统查询,该基金早在2017年4月就已成立。

  该人士表示,该基金有几十个LP,何享健的宁波美域只是其中之一,17年就已成为该基金的LP,投资额度很小。与今年格力混改毫无关系。

  同时,该人士还透露称,高瓴天成二期基金在成立之初,在与投资人(LP)签订的协议里,就有约定,如果投资人在未来会对某个投资项目产生利益冲突或不利影响,高瓴可以排除该投资人(LP)参与该投资项目。

  “更市场化的激励机制、更高的执行效率和更灵活的竞争机制。”提到传统家电巨头混改的意义,孟川对投中网如是总结。“这样的变化将为中国家电市场带来更多元的可能性。”

  股权出让前,格力管理层持股均来源于股权分置改革时期和2016年的员工持股。与美的集团(四类股票激励计划)、青岛海尔(2009-2014年四期股权激励、2015-2018年三期员工持股)日益常态化和多元化的股权激励相比,格力电器的股权激励的次数、规模、覆盖人数均明显滞后。

  “高瓴控股后,格力的组织架构、股权激励及经营模式等都将发生根本性的颠覆。”吴颖对投中网表示,“格力的变革下,中国传统家电市场的转型也即将到来。”光大证券同样提到,格力电器此次股权变动有望进一步带来对国企混改概念板块的提振。

  与此同时,市场化资本的引入将使得传统家电巨头的竞争策略更加灵活,从而为企业带来智能时代下核心壁垒的提升。

  近年来,人工智能赋能家电产业,传统家电厂商面临向智能家电转型布局的迫切需求:或是掌握智能家居场景的主动权,或是专注某些家庭场景,或是寻求技术外援,传统家电厂商进军“智能化”已成为必然趋势。

  通过推进智能家电,海尔已开发智能芯片,形成网络电器+交互+服务+平台模式,意在打造一个U+智慧生活平台。TCL和创维则在技术上选择与第三方互联网公司合作,把重点放在了产品上:推出超级APP和智能家居设备,试图以曲线救国的方式加码智能家居。

  2018年8月,格力电器成立全资持有的珠海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主做空调芯片。2018年12月,格力电器宣布拟斥资30亿元参与闻泰科技(600745.SH)收购安世半导体。

  但这只是个开始。“对于格力混改,董明珠曾说,此次交易绝不接受野蛮人参与。但市场化资本加持的格力电器本身又是否会成为传统家电市场的野蛮人?”孟川对投中网表示,“我们不得而知。”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转载注明出处/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